妄想を形にすれば

告别 去了汤不热。 感觉我就要离开 在这光滑的页面上,随心情写过一些不成文的东西。 两年多前开始,现在跑路。 东西留下,让它成为网上的又一层灰,留给将来的旅行者踩踏,留给有兴致的攫墓人挖掘。 看啊,这里是来自过去的,一层灰! 对关心的生命体:写不会停。但会去鼓捣一个更独立、更私人、更可控的环境。 まだ何処かで会いましょう!    4
火花 我看过的日剧很少,这一部可能是其中最好的。 故事用十集记述了一个年轻人十年的漫才師生涯。 看完这几天,片头曲的旋律和一些镜头盘桓在我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描述一些失意者的故事,让同样失意、同样徘徊在丧失梦想边沿的年轻人们意识到也许这样的悲剧并不等同于平凡——我想这个还是很戳当前许多年轻人的点的吧。 Netflix进军日本市场的第一部作品,特此推荐。    3
 
意味 我又捏死了一只虫子。 夏天的它们老是落在桌上,落在光下面。即使你把窗户关得再紧。 我又捏死了一只虫子。揉成一团又舒展开的纸巾上可以看到不止一处黑色的斑痕,那是它们的尸体。即使只隔了几十厘米,人也很难分辨出这些黑色的斑痕究竟是活着还是死去。你得凑得更近,在更亮的灯光下确认它们身体的细节是否完整。光是盯着看可能没什么用:一个活着的虫子大有可能长时间地停滞着,就像死了。 它们落在这里,我知道,是因为趋光。但这点知识没有办法让我认识这些虫子。 它们落在这里,动或者停,最后被我捏死。 它们的一生有意义吗?它们在死去的那个瞬间,脑子里会有走马灯吗?它们生理上有脑子吗? 我甚至不知道    7
 
像狗一样奔跑 这是刚刚在亚马逊看到的一个书名。目光扫过它的时候,我感觉心脏扑通一跳:就是它了,就是这个名字。但稍微翻看了一下简介,寻常的失望感马上就驱走了那股尚未到来的冲动。马上落空的希望,不过是生活的又一小部分而已。但这个标题的确可以拿来一用。 近来出门散步,最引我目光的就是路遇的狗。我们学校就像个人民公园,其中自然不乏遛狗客。托他们的福我得以见到各式各样的狗。无论毛色体态,在一点上他们是共通的,那便是奔跑的样子。它们的前后肢有节奏地分开又收拢,伴随着身体在地面上的跃动,毛发随跃动反方向的起伏,以及尾巴和长长伸出的舌头的摇摆。无论大小胖瘦,奔跑的时候,它们的身体总是散发出力量——不是猫科动物奔跑时那种优...    12
   3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这句流行语应该出自著名患者鲁鲁修。它是中二病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围观群众吐槽中二病患者时的常用表达。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我稍微思考了一下,感觉它还是挺耐人寻味的。 如果将对错定义为“合理”与否,那么世界当然不会“错”。因为“理”的定义,就是对于世界运行的描述与解释。所谓『存在即是合理』,它的“理”就应该放在这个定义下去理解。人根据理的定义创作了很多理的实体,从氏族宗教到现在的科学体系。但一条是不变的:如果世界的运行与这些理的实体发生了冲突,那么,根据定义,需要加以修正的是那些理的实体,而不是世界。 与“理”不同的,另一个定义是“理念”。我将“理念”定义为,人根据自身观点对世界应该如何运    17
这是春天的雨。 天气早已回暖,但听见这雷声之后,才能确信春天来了。 骤雨和惊雷在春天就是不同的,带着生命的味道。夏的躁动投入冬的漫阴里的第一丝,就是这雨和雷的气息,就是春天。 仅这一丝可以称得上是春天,至少在武汉是如此。在这里,夏天和冬天各自都显得过于猛烈了,每年都把日历上预留给春天的格子撕扯得不剩几个。 它短暂,又让人联想起在这雷雨里飘摇落下的樱花。 武大的樱花是鲜属于学生的。迷之名气每年都会吸引来对那区区几棵树来说过多的观者。成群的人挤在一条百八十米的道子上看一...    8
平行世界 有无数个我们。 有不可数个我们。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不是我,而是我们中的另一个,那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我在那时候闭上了眼睛,如果我在那一天没有接电话...... 生活会是一种怎样的美好,或者糟糕。 但不可能。 我所在的这个世界,这个在元世界上漂浮着的,九周八十一方都充满无法到达的其它可能的孤独的点;至少部分是我的选择——如果意志存在的话。 如果意志存在的话。    9

© DaseinPhaos | Powered by LOFTER